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光静默

不一样的焰火,不一样的海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泅渡午夜(Z)  

2017-12-21 19:23:15|  分类: 美文赏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李婷 

 

没有人告诉我:全心全意,会是绝望的守候。 

今夜,我在寂寞的空杯里,独自斟满一缕伤感的情愫。执意的孤独之旅,我刻意在辗转里,一再让爱平淡。 

寂寞的空杯,空洞的午夜,只能一个人,在黎明让记忆沉睡。只能独自体会这属于最终的怀念。 

一些鲜活的细节在心里,化成阵阵细雨在黎明前一再长眠不起。谁说过有些刻骨的经过只能属于一段梦中的低语,脸上流着遗憾的眼泪,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,只能一个人,在午夜里慢慢品味。 

别问遗憾属不属于眼泪,别问黎明该不该这样心碎,爱到不能爱,这算不算一种爱?手放开,心还在,只能静静地告白。当在又一个春天,将这些不曾的继续变成一段旋律,不知道该唱给自己,还是唱给过去。 

无法以母性的大开大合,打动忧郁的草类,以及哭泣的江河。春天的草籽不情愿顺泪水溢出,误以为整个季节彻底伤感,将爱之心脏想象为一枚蛇果。 

春夜里,母性散发出幽兰的光芒关闭一扇冬天的门之后,我已焚尽所有关于过去的眷恋。于是,我将遗憾掩埋过的时光,我的四季,从此擦肩而过。 

陪爱一起老,固执不过时间。我以为思念不该在风里打滚,所有的枯萎,都从最初开始,而最后的根须,我不敢说属于纠结或者凌乱。          

 

眼里有没有冬天并不重要,我喜欢自己体内结冰的声音。我的真诚度量着是与非,却无法度量爱之丰茂枯荣。我也不敢翘起脚,触摸那些情节死亡的刻度。 

穿过人群,无需携手,无需擦肩,裹满风尘行囊,带走偶尔的唿哨。在路之初始,在有路或者无路时候,隔着人的此岸和彼岸,不必招手也不必挥手,走过,同样是一段华彩,凄美也足够。 

并不需要炫目,爱到不能爱,究竟属于一段过错,还是一段甘愿的承受,我只能再次在风中,携起时间之手,把自己找回。 

静静抹去往事的痕迹,痛楚,又一次次流离在依然散发着孤单味道的行程里。静静的午夜,多少次面对那片熟悉的天空,想象着曾经童话般的开始,想象着属于温暖的那个春天,想着那个心跳的夜晚,自己怎样把一切破碎,怎样象飞蛾扑火,捕捉着心底做过的一个梦。 

故事,永远在记忆的鲜活处,保留着那处没有挥手只有目送的疤痕,然后执意着自己的离开。 

让自己隐身于风,哪怕随草色的枯萎。将往事所有的凄美慢慢撕开,任凭泪水打湿浮躁的尘埃。我依然从春天的午夜出发,依然一路循着生命的足迹,在那些心痛的文字里,在那些画面的定格里,祈祷着世间的一个名字,在我辗转飘摇的扉页,依然属于最清丽,也是疼痛的那道风景。 

 

时间慢慢远去,往事让无法承诺的泪花,逃亡成这个春天的寒冷,永远成为午夜的酸楚和孤独……  

多少次曾执意放下书写文字之手,或者远离那些心痛的午夜敲击,选择在一些音符零乱或者旋律低沉的悠远里,让自己慢慢翻越孤独的城墙。 

我不知道,在春天渐行渐远的路上,我会回过头用目光收藏那些隐藏在文字里的心碎。面对曾经的初始,总是喜欢一遍遍触摸着季节的尾声,在终结里给自己找到一些释怀或者坦然的理由,从此以后将坦然放回生命的原处。而这个春天那些凄美的音符或者伤感的旋律,总会在午夜将自己一次次伤痛,我所有的理由最终一溃千里。 

一册时光的书简被轻轻翻阅,为何我仍躲不开那些隐隐的疼痛?而那些细细的经过,仍会听到脆弱窸窣的声响,那些固执延伸开去的叶脉,蜷曲成泪珠凝结在枯萎的边缘,是否泪水会让那些回味变得一再柔软,是否泪水会让那些经过的痕迹,变得再次清晰。于是文字里再次散发出殇的味道,于是韵脚里再次藏下痛的悠长。 

思绪,赤足在夜色遥远的弦上,一再避免触及伤感的音符,而黑夜里发出的声色悠长,究竟属于长长的叹息,还是一声短暂的疲惫?一路蹒跚地走在孤单的旅途,注定不能在途中的驿站里,寻取一种泪水或雨水酿造后的温暖,只能留下风的飘,或者记忆的弥漫。而当脚底的痛再次成为一种清晰,我是否还能一如既往地把一些跋涉变成远足。 

 

那些时间的残骸,都因为无奈的晾晒,成为记忆的碎片,最终装进时时回首,低头品味的瓦罐。 

我依然固执地走了,在旅途的泉边汲取一些泉水一再的荡漾,汲取一些雨水一再的湿润,汲取一些泪水一再的清澈。 

春天的光亮再一次划过一片水域,你已看不到我。我刻意隐匿成一方草色,在曾经深深浅浅留下记忆的方位;我的低语,被风吹成依然向南向北的匍匐,可那不是我一路的虔诚,我的虔诚同感恩只装在依然动荡的心里。 

当我的足迹踏过那些午夜,你仍痛在寻觅的目光里,痛在那些沐雨经风的词句里。而我固执的脚掌之下,你看不到在我一路走过后,我是怎样捡拾和收集那些痛苦的碎片。 

终于,我可以酸楚着欣慰着,看你一点点将一些曾经的痕迹,在这个刚到来的春天慢慢抹去。也许,这是一段永远的,也许不属于永远的距离。我在你不经意的地方,依然看着,感受着你的每一个凌晨的三点。 

从那些瞬间景像的捕捉里,去读关于你的一些遥远的消息;而我在这个春天,终于可以慢慢平复着自己逃亡留下的疤痕,终于可以从此静静消失在茫茫人流里,不声不响。 

我不需要为自己辩解,也没有理由辩解一场春天的收获,或者一场冬天的纷纷扬扬的落雪。我甘愿自己独自承受,在最无助时候,依然的无助,依然愿意用自己最诚挚的悲哀,换取一些仅有的触手可得或者最终的一无所有。 

我依然把关于秋天,关于午夜,关于一场雪的向往深藏在内心的最深处,只让自己看到就足够。 

 

我终归属于一个孤独的歌者,需要自己一路面对一如既往的孤单,一如既往的午夜孤旅。也许,有些时候人该向勇气求助,而有些时候一些情感的珍视真的同勇气无关。很多时候怯懦同无所顾忌,伤害同真爱也许仅仅只有一墙之隔,也许彼此仅仅只是背靠背。 

请允许我在这个春天的子夜,想到那个雨夜,想到关于爱的童话,想到风一路低回的飞扬,想到我内心的真实,想到我最终如一片雪花,在空旷的原野,为岁月增加又一年的厚度。 

偶尔将一些细节带入梦境,在记忆的角落里保留一份只有自己读懂的鲜活,或许温暖,或许喟叹,或许遗憾,或许欣慰,让生命一遍一遍再次解读。 

常常梦见一些落花,静静浮动在无韵的水面,于是,春天翠绿的伤感,于夏天再一次经历惆怅,而秋天的风声,将落叶吹成一片片的雪花,再次凄美着向往的画面。 

也许残缺或者无法拥有,总会成为生命里久久不能散去的遗憾背景,而生命的存在,也总会刻下那些深深浅浅,或伤或痛的皱纹。 

当冬天的河床,以清晰彻底的干涸,告别流动的季节,对于一场能够穿越精神家园的流水的渴望,换成了内心里一次次泅渡的呢喃。而我生活在眺望的两岸,寻找一些此岸走向彼岸的路途,或者彼岸向此岸折返的借口或者理由。而我自己甘愿在动荡的中央,甘愿在伤感的流动里,一次次濯洗自己的时光,一次次浸泡往日的疤痕。 

 

午夜,又一场雨,一点点从伤感的方位走来。我必将再一次独自穿越雨季,将一些曾经的细节,在雨幕下独自掩盖。这是一场春天的无奈割舍,这是一场缺憾的刻意延伸。 

可以让心跨越一些时间的久远,唯一的救赎就是开始在每个冬天来临的时候,去思念一场雪。去让片片雪花模糊眺望的眼睛,去让一些路上的感悟,纯净四季的混浊。去让一个不可继续的故事永远保留情节的清晰或者空白。 

所有的画面,一次次在大雪的夜里,散发出霉味的气息。此时我把过冬的柴草,堆积成雪夜的稻草人,在山川的幽深里,在风栖居的角落同蜘蛛一动不动。 

怀念,来自于心灵最柔软也是最酸楚的部位,如同这场午夜春雨,只可以静静感受,却无法触摸。 

如果说串串雨丝是这个春天童话般的眼泪,是否,所有的眼泪都播撒着寒冷,而我只能静静感受,感受茫茫无尽的人海里我的心只能栖居在干枯的枝头,然后于黎明在路的交错里徘徊。 

我赶着思念的马车,追赶着青春的背影,手中酸楚的鞭子,抽打在自己的心上。几声鞭响过后,我在这个流泪的春天里,自己放牧自己。 

也许,灰色的尘埃里,我看不到追逐的天涯。是否,我该让时光的马自由奔跑,在荒凉的原野继续着孤独的旅途。是否,我该隐匿曾经的歌声,在下一个冬天静静到来的时候,喑哑所有苦涩的语言;自己让自己在这个即将远去的春天无所适从。 

 

谁也改变不了时光的脚步,阻挡或者不阻挡,我情愿在风中如一株秋草,努力将自己融入风的凛冽,或者风的幽鸣。触摸往事的痕迹,将消瘦或者枯萎蜷曲成淡然的姿态,放生一些轻轻的感叹。 

岁月的叠加,其实不是在一圈圈增加希望,只是将我的往事向内一再裹紧。于是,我看到自己在不远的将来,手执一根稻草,用来一路逃亡。 

欢愉的时候,凄美不是一种过错。酸楚的时候,得到一些欣慰,也许只是自己的感觉。我喜欢站在冬天的中央,看雪将所有的不堪掩埋,包括自己的一再混浊又清澈的语言,包括自己青春不再的远眺。 

平静,淡泊,我将这些片刻的拥有塞进时间的缝隙,杯水车薪也许只是一种意识的弥补或者回味的填充。生命的马车不紧不慢,青春的马车风驰电掣,我终归是爱情的看客。 

这个春天的马车,装满流亡的伤怀。心向南,路却向北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要站在哪一处路口?不该抉择,依然抉择,想到抉择,却无从抉择…… 

随性的风里,我该怎样走过一个落雨的春天?怎样继续沉默一些春天的花瓣碾碎岁月的凝重? 

一再轻了又轻的苍茫里,那些飘缈的虚无,或许沉重重的音符,凝结了所有的琐碎与平常的刻意或者自然,我该怎样重新定义后来的每一个季节,然后用怎样的姿态道别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