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光静默

不一样的焰火,不一样的海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师者傲骨(Z)  

2017-03-11 09:21:12|  分类: 三言两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记得拿到刘小川先生的《品中国文人》一书时,也曾一度被比枕头还厚的页码怔住,只消翻看片刻就被书香倾引,沉醉不能自拔。以至于出差时一个随身狭小的提包中,鼓鼓囊囊的被它占据了仅有的内存。朋友见我,非要我拿出囊中之物。囊中并不羞涩,活生生的大人物跳出来睁眼看着我所处的世界。 

感怀中国文人的特质,想到更多的是身边的同行。按常理,教师至少应是个文人。的确,这几年接触的全国范围各地教师,很多有文人的范儿。但也明显感觉到不少教师缺少文人气,那扭曲的,歪斜的肩是担不起文人二字的。

刘小川先生笔下的文人,从屈原一直到鲁迅,各有各的脾气,秉性,喜怒,取舍,但基本上都有同样的特质。这些特质正是当代教师普遍缺乏的个性因子。拿几个来讲,个个让我汗颜。小学的男教师,我特别希望我们都读一读《品中国文人》 

文人需要外放。苏轼,欧阳修,王安石,辛弃疾,都有离家外放的经历,甚至说是遭遇,也可以认为是一种磨难。但愈惨烈愈逼出响当当的人物来。那些陈年旧事,那些尔虞我诈的朝廷政斗我们抛开不提,外放,遇真文人而言是一次历练。我几乎看到智慧的他们,面对不利已的境遇时内心发出的微笑。久在樊笼里,复返的自由,或归田园居,或千里走单骑,沿着古道,沐浴西风,形单影孤只有瘦马相伴,也要望断天涯路。文人,习惯在旅途中思考,在静默中养育一颗坚韧的心。教师缺少的就是这样的放牧式的经遇。从体制内的学校出来,一头扎进体制内的学校,一干就是一辈子。期间,因为职称评定需要,到农村薄弱校轮岗,但一年的光景转瞬即逝,还没尝出滋味就要打道回府。真正的外放,几乎是遇不上的。长期的圈养,教师会养成依赖的心,浸泡在体制内,可以不需有后顾之忧:上好眼前这节课,批改好眼前这份作业,不求闻达于诸侯,但求无愧于我心。这,其实只是一种贪图安逸的惰性。亲,你们还有外放的念想么?如果连念想都没了,有没有感到一些内心发颤? 

文人善进取。刘小川笔下的文人,终身都在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,人生信念而努力。板桥诗中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是最好的写照。苏轼,千年不遇的文坛翘楚,几经起落仍志向不改;王安石,挥斥方遒的宰相首辅,罢官回家也时刻蓄势待发,东山再起便一鸣惊人;就算是醉生梦死在花间柳巷中的柳永,从未间断过的就是从政为官之梦。 

教师的进取心呢?这倒有。观摩课,参加培训,获得各种头衔,评上各种职称,向各大名师学习。教师的上进心是那么可见,说功利吧,是要挨大家骂的,就用急切二字吧。可这和文人的进取心有差别。真文士,进取是为获更大的平台服务大众,更多的权限施展抱负,更多的机会践行人生理想。苏东坡在杭州为父母时留下苏堤;辛弃疾统帅千军时整肃军纪,退敌斩将;鲁迅放弃医从文……文人在进取的路上不孤单,因为他们不是独善其身与自己为伴,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他人。有意思的是,从这个思路出发,教师也能想明白:为什么学名师总是学不像”“学来的招数用不上。因为我们希望马上种马上收立竿见影出效果,我们心里期待的不是长期的改变,只是片刻欢愉。心急,吃下热豆腐,知道是什么味道么? 

文人好交往。文人,心是孤傲的,因为他们的心不凡,以心为眼,能见得更高更远。那里山清水秀,大道之所存。于是,心向往之。文心是能忍受孤独的,因为敏感的心知道孤独是为了等待挚友的出现。苏东坡和佛印的故事传为美谈,没人再去纠结真假几何;柳永葬礼上的古之大观足以说明一切;鲁迅更是青年偶像,学生的楷模;倒是王安石值得一提,在政治上雄霸天下叱咤风云时,说一不二,一呼百诺,身边不乏有把马屁拍到虱子上的佞臣,那时的他倒是孤独的,直到被贬回家时,遇到曾经的政敌,如今的文友,相谈甚欢,通宵不归,满心欢愉不消说与谁人知…… 

教师的交往圈子太窄。走出社会,如果没有自己的特别爱好,很多圈子是融不进的。术业有专攻,这时才发现自己除了照本宣科外什么也不会。小时候那些爱好,都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有人戏言,老师是万金油,治百病,可万金油就不是药。回到学校,交往圈子更僵化固定,就那几个人说得上话,可整天凑一块总说个没完也不成,毕竟大家知道的都有限,聊来聊去,三句不离本行。文人的交往都可演绎为可歌可泣的故事,刎颈之交,莫逆之交,忘年之交,品茗之交,山水之交……哪怕你正处庙堂之高,我依然在江湖之远,皆能互为知音,生死不忘,一诺成永恒。交往,要的就是这份真性情。教师,缺的就是这种血性。 

其实,文人最突出的特质是一身傲骨。人有傲气,文人有傲骨。这份让文人屹立历史,流芳百世。阮籍的青白眼,八大山人笔下禽鸟的睛目,板桥的瘦竹,稼轩的词,无不透出铮铮铁骨。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。文人,都凭傲骨傲世。教师有傲骨很难,本不应作为要求。所以只能提一句:暂时没有傲骨可以理解,一辈子骨头硬不起来就称不上文人。教师,我们原本应是个文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